大学城论文网站欢迎您!
站内搜索:
  
   
最新文章
子女的社交活动与家庭情况关系分析范文
来源: | 作者:dxclww | 发布时间: 2020-05-16 | 2571 次浏览 | 分享到:
  社交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驱动,对于孩子也是如此,家庭情况对于子女影响很大, 而且这一趋势有着一定的相似性;教育程度、主观社会阶层自我评价等变量对总的闲暇活动频次有着显着影响, 而且教育程度的影响最大”。
  本研究选取了两种空闲活动——社交与学习进行比较, 试图揭示这两种空闲活动的驱动模式的异同。之所以选择社交, 是因为人作为“社会动物”, 社交是其重要的活动之一, 在空闲时间更是如此, 社交是维系感情、交换信息, 乃至身份显示、阶层维护的重要手段, 之所以选择学习, 是因为人承载着求学、工作、家庭等等压力, 空闲时间学习, 提升能力、充实自身, 也是普遍现象。对于“下里巴人”的社交与“阳春白雪”的学习, 探究各自背后的社会及经济驱动模式, 正是本研究的目的。
  本文余下部分这样安排:第一部分, 从人口学特征和社会经济属性两方面的统计层面, 对从事这两种活动的主体进行对比, 第二部分, 分别建立社交和学习的二元逻辑斯特计量模型, 第三部分, 利用2015年度中国综合社会调查数据 (下文简称CGSS2015) , 实证分析两种活动驱动模式, 并进行比较。最后, 总结研究发现。
  CGSS2015的A31询问受访者在过去一年中是否经常在空闲时间做下面的事情——社交/串门、休息放松、学习充电, 从事以上三种活动的频率选项包括:1.从不;2.很少;3.有时;4.经常;5.非常频繁。对社交、串门选择4或5的受访者并且对学习充电不选择4或5的受访者, 我们定义他 (她) 为社交型, 对学习充电选择4或5的受访者并且对社交、串门不选择4或5的受访者, 我们定义他 (她) 为学习型。CGSS2015显示, 国人重社交轻学习, 社交型人群占比25.12%, 学习型人群占比7.94%。
  我们从性别、年龄、民族三个人口学特征和教育程度、家庭收入、主观社会分层、父辈教育程度四个社会经济特征, 对从事两种活动的主体进行比较。CGSS2015中, 教育程度从1排列到13, 1代表没有受过任何教育, 13代表研究生及以上。同样, 父母在子女14周岁时的教育程度也是从1排列到13, 我们取父亲和母亲的教育程度的最大值, 用其衡量父辈的教育程度。CGSS2015的A62询问受访者家庭在2014年的全年总收入, 之所以选择家庭收入而非个人收入, 一方面因为, 部分受访者尚未获取收入, 另一方面,
  所以通过对于社交活动的研究,对于经济是十分有帮助的,特别是空闲活动往往是家庭性或者具有家庭传统的。在社会活动和社交网络中发现并比较驱动这两种活动的社会经济模式。我们选取教育程度、父辈教育程度、家庭收入、主观社会分层、性别、年龄、民族作为模型的解释变量, 用以解释一个受访者是社交型 (学习型) 的概率。这样可以大大促进经济的多元化研究。